中国诗坛彻底进入下半体、屎尿体时代。余秀华“睡”,李少君“摸”,刘傲夫“尿”,贾平凹女儿贾浅浅又“屎”又“尿”,诗坛果然臭气熏天…现在的诗坛,成了相互吹捧的名利场。你给我好评,我给你夸奖,你给我发表,…

中国诗坛彻底进入下半体、屎尿体时代。余秀华“睡”,李少君“摸”,刘傲夫“尿”,贾平凹女儿贾浅浅又“屎”又“尿”,诗坛果然臭气熏天…

现在的诗坛,成了相互吹捧的名利场。你给我好评,我给你夸奖,你给我发表,我给你出版。只是诗太不像诗了。但是,就是这样的诗,却能在大刊上公开发表,甚至还能获奖。

诗坛看谁?当然是顶级期刊了。诗坛的顶级期刊是谁,当然是“唯一的中央级诗歌刊物”《诗刊》了。不妨一起来看看《诗刊》主编李少君的诗,或许能从中找到下半体诗歌的由来。

作为《诗刊》的主编,这样的诗真是实力不允许低调啊,上梁不正下梁歪,有这样的主编肯定可以带动更多的摸派诗人。

现代诗人刘傲夫的诗就更好了,戴着眼镜,那么斯文,原以为能写首好诗。结果是如果不戴眼镜怕尿裤子上了。文学源自于生活,但是谁也没料到,现代诗歌的灵感源自于尿尿,如果没有十几年的前列腺,估计悟不到这个高度。

余秀华就不评论了,能够出圈已实属不易。

还是看看青出蓝的贾浅浅吧,写的诗不仅通俗易懂,而且还能让人浮想联翩。仅仅担任西北大学副教授真是有点屈才了。黄瓜为啥是最好的?很脆的,容易出事故,再说苦瓜、丝瓜也不同意啊?

屎尿入诗,能否让这些当代大诗人在公众场合朗诵一下呢?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