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历了一年多的持续低迷后,自7月以来生猪价格出现了显著的反弹上涨之势,不少人开始观望,是不是“二师兄”又回来了?然而,随着上市生猪养殖企业陆续披露半年度业绩预告,一片亏损的惨淡景象仍让人惊心。牧原股…

在经历了一年多的持续低迷后,自7月以来生猪价格出现了显著的反弹上涨之势,不少人开始观望,是不是“二师兄”又回来了?

然而,随着上市生猪养殖企业陆续披露半年度业绩预告,一片亏损的惨淡景象仍让人惊心。

牧原股份(002714.SZ)、新希望(000876.SZ)、正邦科技(002157.SZ)、唐人神(002567.SZ)、傲农生物(603363.SH)、巨星农牧(603477.SH)、神农集团(605296.SH)等7家上市公司的预亏最低值合计为150.95亿元,预亏最高值则高达169.5亿元,目前已公布的业绩预告中仅有天邦食品扭亏为盈。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年唯一保持盈利的上市猪企牧原股份,今年却预亏了63亿-69亿元,位居亏损榜首。

“上半年猪企大面积亏损是正常,一季度全面亏损,二季度养殖利润逐渐在扭亏的路上,到6月底的节点,普遍养殖利润已经转正。三四季度的利润大概率能够实现季度的盈利。”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受宏观调控信号对前期市场狂热情绪降温的影响,目前猪价阶段性调整,另外现在还未到季节性消费旺季。

上市猪企亏损超百亿

近期,多家上市猪企陆续公布2022年上半年业绩预告,其中仅有天邦食品扭亏为盈,其余多家猪企难掩亏损。

在2021年唯一保持盈利的上市猪企牧原股份,今年却预亏了63亿元-69亿元,同比下降166.13%-172.43%。具体而言,牧原股份在一季度实现营收182.8亿元,同比下滑9.3%;归母净利润亏损51.8亿元,同比减少174.4%,若以此计算,牧原股份在二季度的亏损幅度已经有所收窄。

同比下降最为明显的是正邦科技,公司预亏38亿元-46亿元,同比下降达到了165.72%-221.66%。除此之外,新希望预亏39亿元-42亿元,唐人神预亏1.4亿元-1.4亿元,傲农生物6亿元-7亿元、巨星农牧预亏2.5亿元-2.7亿元、神农集团预亏1.41亿-1.15亿。

天邦食品作为少有的在上半年实现预盈的企业,其2022年上半年净利润为5.8亿元-6.5亿元,同比上升189.16%-199.92%。虽然天邦食品实现扭亏为盈,但主要贡献来自转让子公司51%股权产生的投资收益13.94亿元;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仍然为负数,主要原因便是生猪养殖业务亏损。

对此,公司表示,2022年上半年猪价整体仍处于低位而同时饲料价格处于高位,给公司主营业务生猪养殖带来了双重压力。不过从趋势看,随着第二季度猪价逐步回升及公司生猪产能企稳回升,效率改善,第二季度亏损已经较第一季度大幅收窄。

事实上,多家上市猪企提及亏损原因时,均表示是受到生猪销售价格大幅下降和饲料原料价格的上涨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年初,上市猪企的股价一直保持震荡,直至二季度才逐渐呈现出整体上行的态势。随着市场回暖,牧原股份在7月11日,触及年内高点65.99元/股,相比2021年7月28日的历史低点38.74元/股,实现了70.34%的反弹。同日,温氏股份盘中股价同样触及了年内高点26.25元/股,相比2021年7月30日的触底股价12.14元/股,已回升116.23%。

猪企如何保障现金流

“已发布的猪企半年报所呈现出的大面积亏损,符合目前行业基本面以及本轮周期特征。但是受价格回升影响,猪企的经营环境目前已经明显改善,因此部分猪企的亏损困境有望在今年末结束。”物产中大欧泰有限公司产研部经理周文科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虽然多家上市猪企的半年预告亏损,但随着猪价走高后,多家猪企纷纷表示了对下半年市场的期待。

牧原股份认为,长期来看,生猪市场价格由生猪供给和需求决定。公司预计今年下半年的生猪价格会高于上半年。温氏股份预计下半年猪价总体震荡上升,以季节性反弹为主的同时,但也指出具体猪价到何种位置,还需要综合分析供给和需求的变化。

但仍需要注意的是,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付凌晖7月15日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生猪产能总体恢复到了正常水平,价格不具大幅上涨基础。

若是猪价不能有明显起色,各大猪企还能坚持住吗?

事实上,正邦科技近日已经因断料出现“猪吃猪”的传闻而备受热议。而在其回复的声明中则指出,本次断料主要受6月份猪价低迷及疫情因素影响,公司资金相对紧张,截至7月初因物流配送与饲料厂的协调问题导致少部分区域出现了偶发性断料现象。

可以说,在猪企的盈亏受到市场变动影响尤为明显的情况下,如何保持资金供给对于各大猪企而言已经成为考验。

目前,在生猪市场行情有所回升,公司现金流有所好转的情况下,牧原股份仍谨慎认为,并不具备短期内大规模新增资本开支的条件。

唐人神此前表示,公司对 2020 年超高猪价带来产能的增加导致周期大幅下行做了比较充分的准备,整体来看,公司现金流压力较小。公司管理层结合生猪周期特点,在保持稳健发展的基础上,尽量不在猪价好、周期高位去做大规模的资本开支,更多选择在周期低位做较多的资本开支。因此,公司在去年和今年上半年有一定的资本开支,下半年起资本开支规模有一定幅度的缩减。

“猪企盈亏受市场波动影响尤为明显,因此猪企经营一方面需要提前做好应对周期的预案,另一方面需要通过产业链垂直整合来提升抗市场波动能力。猪企应通过针对市场变化及时调整产销计划和节奏、提升经营水平和扩大融资能力来保证和不断优化自己的现金流。”周文科表示。

柏文喜认为,猪企要保住自己的现金流需从三方面入手,一要抛弃独占思维,引进有信用的股东,能足够大体量的股东帮助一起熬过熊市的寒冬;二要抑制牛市疯狂扩张产能的冲动,此时牛市的大幅扩张就会成为彼时熊市时的毒药,杠杆和和耐市场波动能力就是一对死敌;三是利用好期货及衍生品管理好企业的养殖利润。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admin